打呼不是病,常常奪人命

在以往舊的觀念裡,覺得打呼很正常,而且還認為會打呼的人是睡得好、睡得熟的象徵。在最近的醫學觀念裡,經過研究證實,打呼卻是一種非常危險的訊號。
打呼形成的因素,是因為呼吸道變得狹窄,空氣無法順利的通過,摩擦到鼻腔或呼吸道四周的軟組織而產生振動,所發出的一種聲響。聲音愈大,表示呼吸道愈狹窄,四周組織愈鬆軟,長期下來漸漸地完全遮住了空氣的通道,便會造成窒息的情況。尤其是肥胖的人、歲數較大的人、經常抽菸喝酒的人、最容易打呼;肥胖的人因多餘的脂肪累積在呼吸道的四周,使得呼吸通道變得狹窄;歲數大的人因為年齡的老化,呼吸肌肉的張力逐漸減弱,便容易鬆弛產生塌陷;經常抽菸喝酒的人,因為組織及黏膜受到破壞,自主神經反應遲鈍,組織鬆弛便產生振動的現象。
打呼其實也不算是一種病,沒有疼痛、不會傳染、不知不覺,受害的似乎是周邊的人,每夜旁人得忍受六十分貝以上的噪音(相當街道上汽車引擎的聲音),打呼的人自己卻完全不知情,擾人一夜的清夢,事後提起,不但不承認,還笑謔是一段插曲。但經由醫學的証實,打呼的人,百分之五十會伴隨有睡眠呼吸中止症,就是在睡眠中會暫時停止呼吸;這使得我們想起,在六零年代流行的殭屍片,殭屍到處追著活人跑,只要暫時停止呼吸不要發出聲息,殭屍就找不上你。這睡眠呼吸暫停的情況就像是在躲殭屍一般,有些人一個晚上停止呼吸達四、五百次,一次停止的時間,有的甚至達兩分鐘之久,這可不是鬧著玩的,就算沒有被殭屍找到,也幾乎是被死神掐住了脖子。所以說,打呼可不能算是寧靜夜裡編織出的美麗小插曲,而是黑夜中被惡魔糾纏發出的洪聲大詛咒。
純粹的打呼,或許對身體的影響並不大,倒楣的是長期陪伴在側的枕邊人,但是不好好處理的話,慢慢也會演變到從隔音、分床、分房、分居、距離愈行愈遠,最後弄到分道揚鑣的下場。如果打呼伴隨有睡眠呼吸中止症的話,最先發覺此一癥狀的也往往是枕邊人,患者自己完全不知道,身邊的人在習慣了多年的鼾聲中,突然一片死寂,彷彿沒了氣息,彆了數十秒後,接著一聲大聲的喘息、抽氣,鼾聲又起,隔不了多久,又是一個中止符,從以往連續的樂章,變成了斷斷續續的夢靨,不知何時嘎然而止,身邊人整夜擔驚受怕,那就不是一件輕鬆的事囉。
在醫學這一塊領域中,以往只注意白日裡活動的軀體,哪裡不舒服、哪裡有疼痛、哪裡出了問題,尋訪醫生,診斷檢查,吃藥打針,保持健康;但在夜間,整個軀體的活動卻沒有人特別去注意,其實我們人類有三分之一的時間在睡眠,睡眠對我們來說,是非常重要的,睡眠並不是生命的中斷。在睡眠中,某些感官或許暫時停頓,但所有系統都繼續在運作;雖然眼睛閉著,視覺神經仍繼續在運動;嗅覺暫時停止,呼吸系統仍在繼續進行;味覺暫時沒了,消化系統仍繼續運作;血液循環系統、內分泌系統、都持續在運行。而且,透過睡眠的機制,人體得到充分的補充及恢復,大腦皮層能得到沉澱及復原,細胞能得到修補及還原,激素的分泌,組織的再生,使白天消耗的能量、損壞的組織,都能得到平衡及恢復。沒有良好的睡眠,就不會有健康的身體,漸漸地,大家開始重視睡眠障礙的問題,睡眠醫學成為重要的一項熱門科目。
睡眠障礙(Sleep Disorders)有許多類,最常見的有失眠症、鼾症、睡眠呼吸中止症、猝睡症、夢遊症、夢囈、夢靨、夜驚、不寧腿、磨牙等,但近年來最受到注目的就是睡眠呼吸中止症,
(Obstructive Sleep Apnea)究竟什麼是睡眠呼吸中止症?為什麼會得睡眠呼吸中止症?怎樣發現睡眠呼吸中止症?睡眠呼吸中止症怎麼治療?怎樣預防睡眠呼吸中止症?這是大家所關注的一些問題。藉著這個篇幅,跟大家做一個詳細的說明。

 

---------------睡眠呼吸中止症﹝睡眠呼吸暫停﹞
睡眠呼吸中止症,顧名思義就是在睡覺的時候,呼吸暫時停止,每次超過十秒以上的時間,空氣無法進入肺部,在無意識又放鬆的情況下,有些人甚至停止呼吸達兩分多鐘,一直等到憋不住了,才開始大口喘氣。此時,神經中樞接收到肺部傳來的警訊,當二氧化碳濃度過高時,中樞神經就會自然反應,產生一種保護的機制,通知橫膈膜收縮,擴張胸部大量吸入空氣,這時神經中樞也會微微醒覺(arousal並非覺醒awake),當氧氣供應得到滿足時,睡眠又回復到原先的狀況下,呼吸肌肉又開始放鬆,呼吸道又產生塌陷,回到阻塞的狀況,呼吸動作又停止,如此反反覆覆,不停的循環,一夜下來,停止呼吸達到四、五百次之多,嚴重的患者,一小時停止呼吸達六十多次,平均每分鐘停止一次。可以想見到,這是多麼的可怕,但是睡眠的人自己完全無法感覺得到,既使不斷的被攪擾醒覺(arousal),但第二天早上醒來(wake up)完全不知道昨夜發生的事情,就像一整個晚上被死神掐住了脖子,自己還渾然不覺。
呼吸道狹窄產生摩擦打鼾現象 呼吸道完全阻塞
睡眠呼吸中止症,不像初期打呼這麼樣單純,它帶來的危害遠超出我們的想像,光是對心血管的衝擊,就令人「心驚管破」,由於空氣無法正常的進入肺部,血中的含氧量,急遽地下降,腦組織缺氧,心跳不規律,心臟超負荷,造成冠心症、心律不整、肺動脈高壓、心室肥大、高血壓、糖尿病等病因,更而因此引發腦溢血、心肌梗塞、中風、半夜猝死等死因,這些都歸因於睡眠呼吸中止症,真可謂是「有聲無息」的無形殺手。
睡眠呼吸中止症,另外在有形方面引起的損失,也是無法估計的,加拿大的研究發現,睡眠呼吸中止症患者,在未被診斷以前,其車禍發生率為每年每人0.18次,是正常對照組的三倍,疲勞駕駛是肇事的主要原因;美國國家高速交通安全管理局則保守估計,每年約十萬件車禍,是直接因為疲勞駕駛所引起,造成1,550人死亡,71,000人受傷,財物的損失更高達125億美元。除了交通意外的頻傳,公共安全的傷亡率也不小,像核電廠(三浬島,車諾比)的熔爐事件等。
為什麼睡眠呼吸中止症會造成這麼大的傷害?研究專家也進一步的指出,由於患者受到呼吸停止的影響,身體本能地掙扎吸氣,睡眠整夜不斷地被攪擾(arousal),因而沒有辦法進入深沉的睡眠狀況,睡眠結構整個被打亂,腦部及組織細胞沒有得到充分的恢復及補充,內分泌及免疫系統紊亂,每夜睡眠不完整,造成了「睡債」,長此以往,便形成疲勞嗜睡、機能衰退,注意力降低、記憶力減退、性功能變弱、人際關係惡化、工作效率下降,這便是造成交通意外及公安事件的元凶。

什麼樣的人會得睡眠呼吸中止症?睡眠呼吸中止症的患者都是由打呼先開始的,打呼是一種先兆,只有極少數的患者,因為腦部的機能受損,而無法正常呼吸(此類屬中樞型睡眠呼吸中止症),但大多數的患者都屬於體型肥胖,脖子粗短,下巴後縮,這些患者通常都是先打呼,接著產生睡眠呼吸暫停(Apnea)。打呼的癥狀,就是呼吸道變得狹小,氣流通過時,摩擦到薄璧或軟組織,連續地振動而產生的一種聲音,通常在吸氣的時候比較大聲,呼氣的時候也會有聲音,如果沒有去矯治,只會隨著年齡的加大愈來愈嚴重。大多數的人都聽過別人打呼,也聽別人說過自己打呼,但多半不在意,也不認為是一種病症,一拖好幾年也不覺得有甚麼異樣,但持續惡化的結果,死神已悄悄地走近了你的身邊。當你開始有了下列的癥侯時,你就要特別注意,並趕快就醫檢查;
1.早上起床時,頭疼倦怠,覺得沒有睡夠。
2.起床後口乾舌燥。
3.夜間頻尿。
4.白天嗜睡,在搭車、看電視、坐著看書、休息、甚至開會時會打瞌睡。
5.午餐飯後昏昏沉沉,非常想睡。
6.注意力不集中,反應遲鈍,學習能力下降。
7.沮喪、易怒,耐心消失,性情改變。
8.性慾衰退。
9.睡眠中鼾聲停頓,有喘息、抽氣的情形。
10.有高血壓、糖尿病的症狀。
如果你覺得有上列的情況,加上多年的打呼歷史,就很可能患了睡眠呼吸中止症。


根據美國的睡眠大調查顯示,全人口之中約有4%的盛行率,患有所謂的睡眠呼吸中止症,根據美國史丹佛大學睡眠中心主任Christian Guilleminault教授來台訪問演講中指出,亞洲人罹患睡眠呼吸中止症的機率是西方人的四倍,因為亞洲人顱骨底的長度較西方人短了0.5公分,加上島國氣候潮濕,空氣污染,使得患病人數比例增加,如以台灣的人口換算統計,約有八十萬的人罹患此症。加拿大的普查也發現,所有的客車駕駛中有十分之一的司機患有睡眠呼吸中止症。
這種現象就不得不加以重視了!

睡眠呼吸中止症,在科技進步的今日,以最簡單的辦法就可以篩檢得出來。只要到附近的醫院或家醫科診所,做一次睡眠中血液含氧量的檢測(Blood Oxygen Saturation),就可以立刻知道有沒有睡眠呼吸中止的情況。這是利用一個小小的血氧計(Oximeter),像手錶一樣戴在手腕上,連結一條感應線夾在手指尖,經過幾個小時的測量,或是攜回家中做一次整夜睡眠(At-home Overnight Test)的檢測,翌日再將儀器送回診所,經過電腦的資料判讀,就可以知道答案了,這不失為一個簡單易行的檢測方式。當然,如果要做一個完整而且徹底的睡眠檢查,那就得到大的教學醫院或是區域醫學中心,在睡眠實驗室或睡眠醫學中心,做一次睡眠多項生理檢查(Polysomnograghy),在安排的特殊床位,睡上一整晚,並在頭上、眼角、面頰、胸部、腿部貼上感應貼片,胸、腹部綁上感應圈帶,鼻口戴上感應器,手指套上血氧計,同時進行監測整夜的生理狀況,包括腦波、眼電圖、心電圖、肌電圖、胸腹活動、口鼻氣流、血壓變化、心跳頻率、睡眠姿勢、血氧變化、腿動情形、打呼次數等十二項的生理變化情形。由此,可以判讀出完整的睡眠結構及睡眠異常的狀況,資料經由醫師判斷後,做為診療的參考,這項檢測結果也能獲得衛生機構的認可,且目前這種PSG睡眠多項生理檢查,是可以獲得健保給付的;但是做這樣的檢查,一席床位難求,目前有些醫學中心,床位排到半年以後,讓許多真正有迫切需要的病患,無法立刻獲得診治。
在經過檢測後,確定患有睡眠呼吸中止症,根據美國睡眠醫學會(AASM)的規定,睡眠呼吸障礙指數(RDI Respiratory Disturbance Index),也就是每小時睡眠呼吸停止的次數,如果在5次以下均屬於正常範圍,5~19次屬於輕度睡眠呼吸障礙,20~39次屬於中度睡眠呼吸障礙,40次以上則屬於重度睡眠呼吸障礙,根據我國身心障礙的範圍,呼吸器官屬重大器官之一,如睡眠呼吸障礙指數超過40,列為輕度身心障礙的標準,可以請領身心障礙手冊,享有殘障福利。對於這一類的患者而言,目前最有效且最常使用的方法,就是配用睡眠呼吸輔助器(CPAP Device)或口腔裝置(Oral Appliance);口腔裝置是類似牙套一樣的矽膠產品,晚上睡覺時套在牙齒上,將下顎稍微往外推出,使得呼吸道較寬敞,不致被完全阻塞;另有一種持舌器(Tongue Stabilizing Device)的口內裝置,像奶嘴一樣,晚上睡覺時翼片頂在唇上,將舌頭以真空往外吸住,使舌根不會向後塌陷而擋住了呼吸道,這一類的裝置只能適合中、輕度的睡眠呼吸障礙者使用;真正重度的睡眠呼吸障礙患者,就必須藉助睡眠呼吸輔助器,這是一台主機盒,利用一個空氣泵(Ventilator),不斷地輸出正壓的空氣,經過軟管(Tube)及鼻罩(Mask),把氣流送進鼻腔、口腔、喉嚨,將呼吸道阻塞或塌陷的部分撐開,讓睡眠時空氣能夠持續地進入肺部,就不會產生缺氧的狀況,這稱之為連續正壓呼吸道通氣治療(Continuous Positive Airway Pressure),是對於嚴重的睡眠呼吸中止症患者最佳的治療方式,但這類儀器多半屬於進口,價格昂貴,健保制度也沒有通過給付;儀器的選用,壓力的調適,配戴的舒適,鼻罩的適應,都需要經過一段時間的習慣,才能達到適當的治療效果。目前國內醫療機構沒有這樣的組織,更沒有充分的資源及人力可以從事這項協助,使得這一類患者一但篩檢出患有睡眠呼吸中止症後,只能任由儀器銷售商的剝削。目前有許多公益性的社團從事這項睡眠醫學的研究以及協助這類睡眠呼吸障礙的患者,如果你疑似患有睡眠呼吸中止症或是有長年打呼的毛病,可以直接尋求這些協會的支援。
許多人畏疾諱醫,一談到要做健康篩檢,就不承認自己有病,說到已罹患的疾病,就硬起嘴說死了算了,一了百了;不願意接受事實,更不願意承認自己有病,符合條件可以申領身心障礙手冊,都不願意承認自己是殘障,甚至放棄權利及福利。當然,這是光明一面的想法,最好每個人健健康康,都不需要去看病,但是一但罹患了疾病,誰也說不準,每個人都還是怕死,排隊掛號比誰都快。古賢說得好,上醫醫未病,在沒有生病以前就要做好保養的工作,平常多運動,注意身體的保健,尤其呼吸器官的維護,每個人一天吸進兩萬多公升的空氣,如果發生障礙,氧氣的供應不足,代謝無法進行,便會威脅到其他的器官,甚至自己的生命。當然,人類一定會老化,器官會衰竭,但好好的維護,活得健康,活得快樂,長命百歲,是人人都期盼的。


打呼,睡眠呼吸中止症,雖然是多重因素影響下的結果,但如果平常多注意保健,就會減低發病的機會;
1. 經常運動,肥胖是百病之源,BMI體脂率不要超過22,如果已經肥胖,減重 10%,有助於改善打呼及睡眠呼吸中止的症狀。
2. 戒除菸酒,菸酒對健康的危害,眾所周知,只要戒除菸酒,症狀就會明顯改善。
3. 少吃刺激性的食物,少糖、少鹽、少油,多吃天然蔬果及有機食物。
4. 避免服用鎮靜劑等藥物,這些藥物會使呼吸道周圍的肌肉更加鬆弛。
5. 多做發聲的練習,常做呼吸吐納的動作,使呼吸肌肉保持一定的彈性。
6. 注意睡眠健康,睡眠習慣,睡眠環境,睡眠時間,床墊枕褥,對健康都有直接的影響。
7. 採側睡姿勢,改仰躺為側臥,可防止舌根及軟顎後墜,阻礙呼吸道。
8. 預防感冒,避免呼吸道感染及其他過敏原,以免造成組織充血腫脹,阻塞呼吸通道。
9. 發現有先天結構性異常,阻礙呼吸道,及早就醫診治,排除阻礙物。
10. 定期檢查,及早發現徵兆,提前做適當的預防及理療。

打呼不是一種病,每個人甚至都有過打呼的經驗,但經常性的打呼就要注意了,那是一種警訊,也就是身體狀況開始出現問題的時候;體內脂肪開始累積了、呼吸肌肉開始鬆弛了、喉部組織開始增生腫脹了、黏膜出了問題、內分泌出了問題、交感神經出了問題。自己在不知不覺中,呼聲變大了,當呼吸開始中斷時,死神已悄悄地掐住了你的脖子,這就是所謂的睡眠呼吸中止症。
其實,睡眠呼吸中止症本身也沒有那麼可怕,可怕的是它的後遺症及造成的危害,就像近視的人其本身並不會對人體造成傷害,但看錯了東西,忽視了週遭情勢,造成的損失及危害就無可挽回了;睡眠呼吸中止症的人也是同樣情形,只要及早發現,加以矯治,也就跟正常人一樣,我們都曉得在白天裡視力產生障礙,會去配戴眼鏡,大家習以為常,也不會覺得丟臉;在夜裡呼吸產生障礙,就要去配戴鼻罩,也是天經地義,並沒有什麼見不得人,更何況是在夜裡。呼吸肌和睫狀肌一樣,都是會隨著年齡老化或是沒有注意保養而產生偏差,配戴鼻罩就像配戴眼鏡一樣,只要有耐心,經過一段時間就能夠適應,很多人常常因為戴在臉上覺得不舒服,就放棄使用,那就是跟自己的生命在開玩笑了。(作者陳旭岡,目前為社團法人台灣睡眠障礙協會秘書長)
 

 

資料來源:奇摩新聞

 

專售CPAP-陽壓呼吸器(連續正壓呼吸輔助器)及其相關介面,配件  
周一~周五 早上9:00~下午5:30
 04-23205656*531/533      0988-766730    Facebook粉絲團